25年來… 許濬明牧師

宗教若不具有神秘性就好像有信仰而沒有神一樣。當一件事以神的名在進行時,聖靈已經奧秘地在運行了。1985年10月偶然經過喜瑞都協和路德教會及學校,看到清潔優雅的校園,蓬勃發展的教會和學校,腦中突然湧起一個念頭,若能在此地創設一間華人教會和學校,造就在毗鄰地區的華人,神的榮耀必得高舉。 1986年元月幾個家庭開始聚會禱告。我坦白的告訴他們,我在上班,但我可以協助牧會並商借聚會場地。六月我將這異象與當時協和教會主任牧師Gaering分享。當他告訴我協和是密蘇里總會(Lutheran Church-Missouri Synod LC-MS)的會員時,我嚇一跳。神的安排令人難以揣測,我是總會屬下聖路易協和神學院(Concordia Seminary, St. Louis)的畢業生。牧師說,他要向長老會議報告此事,並轉請會員大會同意。 同年九月Gaering牧師轉知,一切進行順利,要我向長老會議提出書面計劃。十月教會成長及發展部Snyder牧師告知,隨時歡迎遷入協和教會聚會,費用全免。Snyder牧師並說,Gaering牧師已接受Hemet路德教會呼召,將於1987年前往就任,以後需商洽事,直接與他聯絡。 1987年元月我們在協和教會第六教室開始聚會,從家庭轉入教會聚會,當時約有50餘人參加。此後,週五晚有約25-35青少年聚會及約20名成人查經班、週六晚詩班練習、主日崇拜、祈禱會、慕道班也陸續開始。 1988年區會(Pacific Southwest District)透過協和關懷牧師Meier 要我恢復牧師籍,以便全職牧會,這和我的想法不同。1989年經我的同意,教會延聘蔡主陸為關懷牧師。我也逐漸卸下牧會事奉,轉移給蔡牧師。同時,協和教會提供我們更多禮遇,諸如本會子女就讀協和學校可優先入學並享受學費優待。每年舉行兩次聯合禮拜。 正當教會迅速發展,我也逐漸退居幕後之際,家父突然病重。1989年九月初送醫院後即昏迷不醒。九月二十三日醒來與內人和孩子交談後,向他們按手祝福。我知道他在向他們說再見,永別了! 次日我前往探望,他問我:你要繼續牧會嗎? 我愣住了。我的確準備離開牧會工作,並已接受新工作面談。他見我答不出話就接著說: 我將你獻給神是要你一生對神忠心,不計世俗名利的誘惑。我第一次看到家父失望傷心的眼神,充滿了淚水。我結結巴巴地回答:爸! 我會繼續牧會。說完這話我也哭了,我為我的心口不一而哭,他微笑點頭,伸出顫抖的手為我祝福禱告。 兩天後他又進入昏迷狀態。九月三十日他安息主懷。追思禮拜過後,幾位好友前來商討我未來的工作和合夥生意事,我坦白告訴他們,我要繼續牧會。見到他們憤怒地棄我而去,我認識到自己的渺小與無知。 1990年本會紀念創設三週年舉行大型音樂讚美會。當時我們受到很大的挑戰。在一間慕道友佔70% 的教會,對於一般聖詩已相當陌生,如何鼓勵他們參加詩班服事神。 在迫切禱告中我們受到感動,呼召王幸美女士來指導視譜、發聲、和聲、指揮和樂裡訓練。我們從未受過正規的音樂教育,也沒有音樂的天賦,更沒有甜美的歌喉。我們所秉持的是一顆感謝與服事的心,從我們內心深處唱出我們的感受。我們體會到神無比的愛卻缺乏適當的語言表達,只有透過跳躍的音符,與參加的人一同沐浴在神浩瀚的恩典裡,分享我們的喜悅。 音樂讚美會吸引了約500人參加,同時也引發詩班少數成員與關懷牧師和師母間的緊張關係,擴張到全教會並波及英語堂。John Duerr主任牧師和我多次禱告受感動,我們終止違反規章者的會籍,並禁領聖餐。教會得以順利發展,神的聖名得以高舉。關懷牧師也離職。 1991年初,會員大會同意加入協和教會,成立一間教會兩種不同語言聚會 (One Church two ministries),4月1日我成為協和教會台華語部牧師。 1992年2月會員大會決議成立中文學校籌備委員會,推展宣道事工並傳揚中華文化。為加速進行籌備工作,十月向區會借調有辦學專長的王建屏牧師前來指導。1993年4月11 日復活節協和中文學校正式成立,並開始招收暑期班學生計82人,共開華語五班、英數二班、SAT一班、美術一班、才藝二班。王牧師於1994年5月返回區會服事,我於6月開始接掌校長職務直到現在。 台灣神學院前院長黃加盛牧師對台灣神學教育著有貢獻,一生栽培無數神的工人. 1998年10月他在本堂接受台灣神學院頒贈榮譽神學博士學位。黃博士從1996年開始即在本堂協助各項聖工的計劃與推展。1999年11月他受聘為本堂榮譽牧師。2005年元月30日黃牧師蒙主恩召,安息主懷,享年95歲。 黃牧師帶給我們許多懷念。他的神學院同工Daniel J. Adams牧師在黃牧師回憶錄寫著: 這是一位有遠見有異象的人的故事,願讀者能體會這異象,就像黃牧師一樣,有勇氣去實踐他的異象。我追隨黃牧師數年,受教良多。在他的追思禮拜中,我語重心長的說:黃牧師的謙和,遠見和助人發揮潛能的特性,深深地吸引著我。在這些特性的背後,我看見他堅定的信仰不屈不撓的宣教精神和隨和的個性,這豈不是神學教育所要塑造的神學人嗎? 他的確是位良師益友。 聖喜台福教會與本會未曾建立任何形式的關係。2008年10月,一位中文學校家長詢問商租本會場地的可能性。11月5日該教會華語部呂牧師前來探討租借並參觀場地。 […]

Continue reading »